女神學院徐靜蕾:你進化得太快了

    女神老徐,越多故事人越平靜。

    By葛怡然

    還記得四大花旦嗎?

    2014年初,花旦之一,著名的章子怡遇到8分鐘告白的汪峰之後,從國際章回歸到了北京大妞,這放在娛樂圈本來是越找越差的走勢,但章子怡小姐換了一種表達方式叫做:我能上能下。

    是的。終於不用再戴著碩大的鴿子蛋和梅鐸們合影了,終於不用為了在大片裏接個只有幾句臺詞的角色伺候這些老外了,終於可以痛快地說著京腔和老汪摸幾圈麻將了。讓荷里活的道貌岸然都見鬼去吧,老娘HOLD住,高興就行。

    高興就行。這簡單的四個字,是很多人尤其女人窮其一生也無法達到的目標。與之相對應的自由,需要匹配一個漫長艱辛的進化過程。

    首先要財務自由,不再為金錢所累,支撐你能打著肉毒杆菌慢點兒老掉並且老有所依;其次要遷徙自由,要過英語這個語言關,可以支撐你在世界行走並選擇一個地方以合法身份居住。最後達到內心自由。要有足够强大的心臟不依附任何人也能接受孤獨,能保證自己不受社會各界以及周圍七大姑八大姨的影響,問你什麼時候結婚、為什麼單身、什麼時候生孩子、是不是有什麼毛病,你可以不鳥這些。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你可以不再為男人這種生物悲或者喜,不再賦予他們左右自己人生的權力。

    雖然這說起來很爽,可是從山脚走到山頂,大部分人,或因客觀原因,或因主觀原因,在半山腰就走不動了。進化這種事,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但很顯然,另一比特花旦徐靜蕾做到了。她已經輕鬆到了山頂,並且正在享受風景。

    

    首先,她擁有一個別人不具備的先天條件:清純。四大花旦裏,徐靜蕾最不起眼,比起周迅與生俱來的演技,趙薇那連老天爺都嫉妒的好運氣,章子怡遇到張藝謀這種千年等一回的機遇,徐靜蕾有的只是讓宅男心動了一下的《將愛》裏的淺淺微笑。

    而且她都不敢太咧嘴,四環素牙齒和見到真人會有點失望的黑皮膚,比起現在的新科玉女高圓圓,是差了一截的。但看玉女們的結局,從楊鈺瑩到藍潔瑛,瘋的瘋過氣的過氣,最可靠的只剩周慧敏,可目睹倪震和女生夜店熱吻還能啞忍下嫁的滋味,恐怕也不會甘之如飴。

    有導師敦敦教導:男權社會下,女人要聰明,但又不能表現的太聰明。基於優秀的人都是雌雄同體。柔弱外表下的女漢子,比強悍外表下的女蘿莉,更適合中國國情。從這一點上看,老徐的長相占盡便宜,同時她又不是胸大無腦的玉女黨。

    於是,能寫出一手遒勁有力好字的徐靜蕾,在我們都在被她清純外貌迷惑的那幾年,早就悄然進入了人生第二個關鍵期:遇到王朔。

    無從考證王朔和徐靜蕾結識時是否處於中年危機,當中年的王朔遇到年輕的徐靜蕾,他們的化學反應是不是應該矯情的配上一句:世間的每一場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徐靜蕾導演,王碩編劇)

    在一段關係裏,如何鑒別男人對女人是否真愛?一:為她花錢;二:捧她上位;三:兩者合二為一。娛樂圈很多關係都是如此。可如果總按常理出牌,王朔就不是那個王朔了。他後來接受訪談甚至承認房子都是老徐買的。

    所以,王朔不是土豪,徐靜蕾也不是景甜,我更願意理解為:在這一場聰明女孩和智慧老男人的愛情裏,徐靜蕾是王朔手把手調教出來的作品,而她通過他,省略掉了最浪費光陰的女孩的無聊青春期,直接過渡到禦姐時代。

    在年輕時把該見過的世面早早見過,才不會人到中年還有一顆濕漉漉的少女心。王朔是徐靜蕾的眼。他帶她看了世界,並且進行彎道超越。在普通女星還在費勁心思想要一個代表作時,老徐揚長避短,飛速完成轉型。她寫部落格點擊過億,那時候還沒姚女王什麼事兒;她拍電影票房過億,那時候也沒趙導演什麼事兒;她繼續戀愛,張亞東韓寒黃覺,清一色的才子口味一致,清單上從沒出現過土豪的名字,也沒出現過什麼撕破臉的苦情分手新聞。

    有人在愛情裏淪陷,消耗自己;有人在愛情裏成長,成就自己,徐靜蕾屬於後者。這一路劈荊斬棘和60後70後80後才子們正面交鋒,收穫的不是豪宅不是限量款包包,是頭腦風暴和智力支持,這才是真正讓她受用終生的東西,某種程度上,她和柴靜很像。

    

    (2010年,《將愛情進行到底》)

    《一代宗師》是一部好電影,王家衛雖然經常貢獻一些不著四六的金句,但好在神神叨叨各種路數都能套上。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是習武的三個境界:跟自己的身體較過勁,跟同道的高手交過手,知道天地之大人之渺渺,最終才能走出小我之局限,悟出武學的精華。用在一個女人的進化史裏,正好是顛倒的順序。

    見眾生——在無知的瓊瑤少女期,總會遇到個把渣男,那時候你痛苦的以為失去他就失去了整片天空,多年後你多麼慶倖當年被拋弃。只要不像王佳芝那樣死到臨頭還過不了鴿子蛋這道坎,一切就都還來得及。

    見天地——這個階段,是章子怡之於張藝謀,是徐靜蕾之於王朔,是田樸珺之於王石。遇到大咖,高人指點,完成原始積累。

    見自己——功成身退笑傲江湖忠於自己的內心,從此姐就是個傳說,你們還在金枝欲孽爭頭條時,她卻早和她的型男,在美國過著悠哉遊哉的生活了。

    

    (現任戀人:黃立行)

    “我想我已經進入了人生自由的階段。”在一本雜誌上,39歲的徐靜蕾微笑著說,依然還是那麼的玉女。插花做飯學英語,連微博名字都是不加認證的@雞毛蒜皮與雞毛蒜皮。

    又有一比特老師告訴我說:鴨子浮在水面,看似悠游自在,其實別人看不到它下麵在勤奮劃水。老徐是貴圈少有說人話的女星,從不用力過猛粉飾自己,實際上卻什麼都沒耽擱。所以,看起來銷聲匿跡玩了兩年,可新片一開機,“徐靜蕾王朔聯手”。這麼公開坦然的猛料一枚,搭配布拉格之美,引人浮想聯翩卻又無是非可造,用一個女友的話形容:怪屌的。

    

    (布拉格,徐靜蕾導演新片)

    越多故事的人才越平靜。就好像這部電影的名字:《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輕輕戳中你心。

    獨家供稿作者:

    葛怡然,資深娛樂記者、專欄作家,對話過近百位一線藝人,著有《我的娛記生活》,熱愛美食與時尚,閱讀與行走。

    她的個人微信公號:桃紅梨白(geyiran666)。桃紅梨白所有作品均為原創,致力於打造藝員原創自媒體平臺。

    欄目原創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