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如果阿波羅登月那會有網絡,這事得拿多少贊

    這世界我不懂,這世界不會好了,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得快……「這世界」是我們推出的新專欄,關注社交網絡,關注熱點話題,關注這個世界。

    這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你一定想不到會是在夏威夷——NASA的解釋(他們對好多事情都有最終解釋權)是這裡有氣候溫和的天氣,有火山地質特徵,外加沒有明顯的植物或動物的生命,比較像火星,所以這裡還是成為NASA夏威夷太空探索和類比模擬(HI-SEAS)任務的基地——它們這裡最新的任務是找到保證太空人健康飲食的最節約、最方便的辦法——夏威夷大學在NASA資助下招募了6名志願者,他們現在就是火星人了!

    沒有失重,沒有輻射,沒有缺氧,他們的任務其實沒那麼複雜,就是住在太陽能小屋裏,偶爾穿一下類比的太空服,並且試吃一些NASA太空人們所吃的速食以及一些包裝食品,比如麵粉、糖和肉幹等等。

    

    第一批實驗人員進行項目的時候是2012年,那時Instagram還沒有那麼大眾化。但當它飛入尋常百姓家之後,大家就都可以到那上面去通過首席技師Ross Lockwood的Instagram帳號(spincrisis)來圍觀這6個任務既艱巨又有些逗的人到底在幹嗎了。

    spincrisis這個帳號非常喜歡描繪周圍的壞境,並將自己想像成自己已經登入到了真正的火星,從狹小的圓形窗戶裏拍一些光禿禿的地表照片,或是星空。當然,他也很盡責地上傳著各種他們所吃的罐頭的、冷凍的、密封的食物。雖然他們只要試吃味道就行,但人類追求口感的天性讓他們變著法兒地去試著烹調這些食物,做一些雞肉玉米湯、卷餅、義大利面、之類的。spincrisis還向大家展示了他們試著種蔬菜的過程。

    

    不過,看著他們端端正正坐在桌前,那小碗盛著湯喝的畫面,還是有些擔心,到底他們的努力在火星上可不可行。

    好吧,之所以用這樣一群人作為話題的開場,是因為這樣能讓我顯得沒那麼緊張。之所以提到這群和太空有關的人,是因為到今年7月20日,人類就已經成功登月45周年了。

    在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日子裏,就連社交網絡上也洋溢著一派和樂融融的景象。每個人都在像複讀機一樣重複這三個話題:一,感歎阿姆斯壯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的,紀念,紀念,紀念。二,堅持45年前的登月是個騙局,揭穿,揭穿,揭穿。三,像秘聞一樣告訴別人關於阿姆斯壯鄰居的那句玩笑話:“祝你好運,哈勃先生”——即便它已經被證實是出自一個喜劇片裏的臺詞了。

    說實話,和登月本身相比,我們的紀念管道確實太乏味了一點。

    昨天,我們充滿好奇心的好奇心先生讓我試著想想一下,如果1969年有網絡,這事兒得點多少個贊。

    說實話,我想了半天,想不出。

    一小步和一大步那句話,顯然是發在NASA在Twitter上首發的,NASA很有可能通過IFTTT來實現了Twitter同步(中國的新浪微博也一定IFTTT了),然後瞬間衝垮了Twitter遍佈全球的服務器,遠超過艾倫Selfie的轉發和點贊數量,21世紀的阿姆斯壯先生的Facebook空間裏……全是中文廣告留言……

    

    當然,我覺得Instagram上的照片還是要更好看一些,除了有超過1000000個點贊之外,還有科技黨們在分析究竟是用了哪種濾鏡。哦,肯定還會有一些人說這是一個騙局。看哪,那旗在動……看哪,阿姆斯壯的脚被P過了……

    嗯……鑒於腦洞實在不够大,我也只能想到這兒了。

    “過去的東西有啥好說的。”這是好奇心先生昨天跟我說的另一句話。這句非常有道理的話簡直一語驚醒夢中人,所以在人類登月45周年之際,我决定放下月球,來談談火星:如果現在馬上有人登上火星了,社交網絡——除了NASA和阿姆斯壯那一部分會是怎麼樣呢?

    好吧,奧巴馬像辦喜事一樣發表了一連串打雞血的Tweets,從哥倫布五月花說到人類愛自由的人們愛和平愛自由,上帝保佑美國人,順便得上2萬個贊——他的Twitter平時也就這點表現。

    Justin Bieber這個Twitter永遠的話題人物當然也不會錯過這場表現的機會。最普通的情况應該也是他宣佈馬上要去火星開演唱會,不過以他的腦殘粉的死(nao)忠(can)程度,就算他說自己十歲之前已經去過火星,粉絲們也會豎起大拇指相信他。

    恩……最後,我覺得……在美國人一派喜氣洋洋之際,克林姆林宮的Twitter帳號或許會直接甩出一張普京親自站在火星上的照片。我敢打賭,還一定是打著赤膊的。

    www.qdaily.com

    好奇心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