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他們逝於馬航MH17

    題圖:AFP

    


    環球科學微訊號:huanqiukexue

    


    

    


    作為第20届世界愛滋病大會(2014)的主辦方,國際愛滋病協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發佈了一份準備好的聲明,表示“協會將繼續與當局合作,明確此次空難對會議代表、合作夥伴和協會造成的巨大損失。”

    

    


    撰文戴維·別洛(David Biello)、朱莉婭·考爾德倫(Julia Calderone)、本·福格爾森(Ben Fogelson)、安妮·斯妮德(Annie Sneed)、凱文·舒爾茨(Kevin Schultz)、拉裏·格林邁耶(Larry Greenemeier)

    翻譯易小又張文韜張哲王瑞蕊劉曉丹

    

    馬航MH17墜落地點(穀歌地圖)

    馬航MH17班機於本月17日在烏克蘭上空被擊落,遇難者中包括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學術醫學中心的資深愛滋病專家喬普·朗格(Joep Lange)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新聞發言人葛籣·托馬斯(Glenn Thomas)。據報導,在準備前往澳大利亞參加第20届世界愛滋病大會(the 20th 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的遇難者中,還包括一些愛滋病活動家。下麵是關於他們訃告和回憶的詳細內容,在此對他們的貢獻表示崇高的敬意。

    

    


    皮姆·德庫耶(Pim de Kuijer)

    

    Facebook

    


    皮姆·德庫耶(Pim de Kuijer)一名傑出的抗愛滋病運動人士和政治活動家,在乘坐馬航客機前往墨爾本參加世界愛滋病大會途中不幸遇難,“此次旅途體現了他對愛滋病患者的關心,”德庫耶的同事娜比拉·沙比爾(Nabeelah Shabbir)在《衛報》(the Guardian)採訪中回憶道。

    皮姆·德庫耶,32歲,荷蘭人,曾是合作組織“Stop Aids Now”的議會遊說者,該組織向愛滋病人和愛滋病毒攜帶者提供支援,並致力於研究愛滋病預防措施。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德庫耶還是荷蘭D66社會自由主義政黨的積極分子,去年5月,曾赴烏克蘭擔任烏克蘭總統大選的國際監督人員。

    “皮姆信仰國與國之間的相互理解,信仰法治和人人平等,並且通過自己的工作和政治活動為之奮鬥,”歐洲自由民主聯盟(Alliance of Liberals and Democrats for Europe)副主席露絲薇斯·範德朗(Lousewies van der Laan)在德庫耶Facebook的個人資料中寫道。“讓我們發揚皮普的偉大精神,為創造世界和平加倍努力。”

    “所有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在他們的心靈上、在歐洲政壇上留下了足迹,”德庫耶的另一比特同事在Facebook上這樣寫道,“因為你,我會繼續成為一名樂觀主義者、自由主義者,以及人道主義者。”

    卡林·凱澤(Karlin Keijzer)

    

    IU Bloomington

    荷蘭科學家卡林·凱澤(Karlin Keijzer)在馬航MH17墜機事件中罹難,年僅25歲。她是一個頗有天賦的化學家和賽艇運動員,去世前已經在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伯明頓分校完成化學博士研究工作。

    凱澤的研究工作是使用電腦類比為金屬分子化學反應過程建模,同時她還擔任教學工作,負責為大學生講述有機化學、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合成有關內容。她也是印第安那大學的女子划艇隊的尾槳手,這是决定整個團隊划艇的節奏關鍵位置。

    她為研究傾注了很多熱情,希望利用化學去治療疾病。“她曾參與多個涉及改善人類健康的研究專案,”她的博士生導師、化學及信息學副教授柏武鉉(Mu-Hyun Baik,音)表示。“在登上飛機去度過短暫暑假前,她還完成了用電腦類比珊瑚蟲素(bryostatin)的準備工作,這是一種抗癌藥物,作為治療阿爾茨海默症的候選藥物也很有前景。”

    凱澤仍然活在她的家人、同事、隊友和眾多的朋友們心中。“她是一個善良、快樂的年輕女子,對未來充滿夢想,”柏武鉉在印第安那大學的官方聲明中說。“科學如何讓地球變得更美好?關於這個問題,她的樂觀激勵著我們所有人。”

    喬普·朗格(Joep Lange)

    

    阿姆斯特丹全球衛生與發展研究所(AIGHD)

    喬普·朗格(Joep Lange)是我們的朋友,同時也是我們的親人。他是荷蘭著名的科學家、藥學教授,總是幹勁十足、不知疲倦,為开发中国家和工業化國家的HIV和AIDS研究貢獻著自己的力量。在出任阿姆斯特丹大學學術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Amsterdam Academic Medical Center)國際衛生系主任以及阿姆斯特丹全球衛生與發展研究所(Amsterdam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科學執行主任之前,朗格曾在2002 -2004年間擔任國際愛滋病協會(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主席。在研究抗逆轉錄病毒療法的臨床試驗以及封锁HIV病毒的母嬰傳播方面,朗格都是關鍵的領軍人物。在30年與愛滋病有關的研究生涯中,他在嚴謹的學術刊物上發表了超過350篇論文。

    作為朗格的同事和朋友,大衛·庫珀(David Cooper)在The Conversation網站發文追憶朗格在HIV臨床研究方面所做的先驅性工作。庫珀回憶起,朗格經過不懈的努力,說服了製藥公司和其他機構,支持在中低收入國家進行與HIV相關的臨床研究。1995年秋天,朗格、庫珀以及另一比特同事在泰國創立了一家受到政府支持的臨床試驗機构,名叫荷蘭-澳大利亞-泰國HIV合作研究所(Netherlands-Australia-Thailand Research Collaboration,HIV-NAT)。朗格還創立了藥物獲取基金會(PharmAccess Foundation),該基金會是首批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HIV病毒攜帶者開展治療項目的機构之一。

    查爾斯·布歇(Charles Boucher)是荷蘭鹿特丹伊拉茲馬斯醫學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的病毒學家,他告訴自然(Nature News):“他(朗格)的工作領域包羅萬象,從病毒到全球流行病:不論是護理問題、開銷問題還是經濟問題。他在自己涉及的領域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對科學和流行病十分關心。我覺得,世界像他這樣的人並不多。”

    國際HIV/AIDS聯盟(International HIV/AIDS Alliance)非洲區副主任肖恩·梅洛斯(Shaun Mellors)寫了下麵的話來悼念朗格博士:

    “和HIV領域的其他人一樣,當我們聽到這一噩耗時感到非常震驚、非常難過。在昨天發生的馬航墜機事件中,我們在HIV領域的朋友們和同事們失去了他們的生命。這一悲劇是科學、研究、醫學以及公共健康領域共同的巨大損失,我們向他們深愛的人們表達我們最深切的慰問。他們的一生都致力於捍衛他人的生命,我們保證讓這一重要的工作繼續下去。”

    我和喬普結識於1995年,那時我正為HIV病毒感染者全球網絡(Global Network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GNP+)工作。那時我很年輕,缺乏活動經驗,剛離開南非捕手了這個全新的、富有挑戰性的執行主任的新職位,喬普於我亦師亦友。他是讓勞苦福斯得到治療機會的有力宣導者;他努力奮鬥以保證HIV病毒攜帶者也能得到治療;即使這些人反對建立GNP+,他也不畏發表自己的觀點;同時他還有頑皮卻令人愉悅的幽默感。

    他教了我很多關於公正和政治的東西,還有如何做一個謙卑、稱職的人。是他把我引入了臨床科學界,一個我不需要畏懼,而應該提出質疑並參與進去的地方。他從事的工作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繼續下去的——因為他希望我們這麼做,不要懈怠。”

    此次墜機造成了298名乘客喪生,朗格的妻子傑奎琳·範·唐格林(Jacqueline van Tongeren)也是其中的一員。朗格身後留下了4個女兒和1個兒子。

    格倫·托馬斯(Glenn Thomas)

    

    UN

    格倫·托馬斯,49歲,十多年來致力於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工作。此次從阿姆斯特丹起飛的馬來西亞班機上,他將以此身份前往墨爾本參加本年度的國際愛滋病大會,然而途中班機被擊落。

    “葛籣的雙胞胎姐姐特蕾西(Tracey)稱他‘死於他所熱愛的事業’”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格雷戈裏·哈特爾(Gregory Hartl)在官方聲明中說道,“我們將銘記葛籣的樂觀態度和對於公眾健康(事業)的激情。”隨後哈特爾為他的同事默哀1分鐘。“你會被我們深切懷念,”哈特爾在Twitter上補充道。他的同事們則把他的辦公桌佈置為臨時紀念臺,用蠟燭,鮮花以及照片裝點,照片上定格了葛籣最美的微笑。

    “這應該是這裡(WHO)最為陰暗的一天了。我們將葛籣的辦公桌佈置成為一個紀念臺。”

    托馬斯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前就職於英國廣播公司(BBC),在轉到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的主媒體工作前,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文宣聯合國健康組織關於防止結核病的措施。他的合夥人克勞迪奧(Claudio),他的姐姐以及很多朋友和同事都給予了他支持。

    盧西·馮·曼斯(Lucie van Mens)

    

    CHANGE

    作為一名長期的健康宣導者,盧西·馮·曼斯曾為全球女性爭取到使用女性避孕套作為愛滋病預防工具的權利。然而,她也在7月17日、乘坐馬航MH17班機前往墨爾本參加國際愛滋病大會的途中遇害。

    馮·曼斯自1995年來就致力於愛滋病健康文宣,遇難時她還是Support計畫的負責人,這是一項面向教育工作者和醫務工作者,就如何促進潜在對象使用女性避孕套的問題進行培訓的計畫。

    “她是被希望得到她的幫助的人們所驅使,”她的朋友塞拉·希佩爾(Serra Sippel)說。塞拉·希佩爾是一名生殖健康宣導者,多年來曾多次聯手馮·曼斯,共同宣導使用女性避孕套預防愛滋病毒的傳播。

    希佩爾說,國際愛滋病大會往往側重於最新的醫學和科學的進步,而馮·曼斯的本可以用她的呼聲,使“愛滋病預防”在大會上保留一席之地。“她選擇從事這些很多人已經放弃的工作,”希佩爾認為,“她的離開並非輕於鴻毛,我希望,她的事蹟能够激發對這一領域的新的關注,讓更多與致力於為女性預防(愛滋病)做出貢獻。”

    馬丁娜·德舒特(Martine de Schutter)

    

    Facebook

    


    馬丁娜•德舒特(Martine de Schutter)是世界著名的愛滋病活動家和Bridging the Gap組織的專案負責人,她致力於普及愛滋病的預防和治療知識,並為改善愛滋病人的人權而奔走。

    除了荷蘭,德舒特曾在美國和很多國家居住過。她也是一名文化人類學家,專門研究性別、性和生殖健康,其中就包括愛滋病對性相關組織的影響。前些年,她曾擔任AIDS Action Europe(一個歐洲和中亞的愛滋病民間組織)的行政協調員和SOA AIDS組織(荷蘭愛滋病組織)的專案經理,負責國際政策、辦公室女性和性工作者的相關事務。

    遇難後,Gridging the Gaps組織發佈文章紀念她和她的同事皮姆•德庫耶:“在MH17空難中,我們失去了親愛的同事……皮姆和馬汀娜都在前往墨爾本的世界愛滋病大會的途中。在此,我們向他們的家人和朋友表示慰問,希望你們能够堅強地度過這段困難的時間。我們的同事讓人鼓舞和敬佩,他們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德舒特的職業理想是“積極主動地保護基本人權和人們的健康權利。”在她的LinkedIn頁面上寫道,“結合我個人的生活體驗,我希望能夠幫助構建一個更適合生活、工作和相愛的世界。”

    環球科學招聘

    國際教育專案經理

    高級銷售經理

    科學編輯

    社交媒體編輯

    網站開發

    詳情點擊“閱讀原文”